1981 鍾保羅籌款演唱會實錄——查小欣




  • 1981 為鍾保羅籌款演唱會實錄——查小欣 3

    香港周刊

    鍾保羅台下有女相伴 ‧ 台上熱吻老婆
    吳民雄初踏台板唱歌 ‧ 歌詞得三個字
    丹尼仔被邀講「粗口」‧ 迷姐用花打他

    「為鍾保羅籌款慈善晚會」由十月尾延至十一月十六日晚。
    是夜表演分為七點及九點兩場。來看錶演就得先贊監製KK譚國基,除找到贊助商外,還令商台直播七點一場。
    筆者預料凡演唱會例必遲開幕,准七時才施施然的踏入大專會堂的長梯級,但見黑鴉鴉的人群,在入口處擠得水泄不通,原來演唱會已開始,就匆匆忙忙的排隊入座。卻見一人比我還匆忙,他就是當晚晚會監製譚國基,亦即各表演者之經理人。只見他像練習短跑般,由票房到後台,又由後台走到票房,指手劃腳,嘴巴沒一分鐘合將上來,其緊張程度不下於緊張大師希治閣。
    剛入座,場內燈光已盡熄,伸手不見五肥指,慌忙彎腰找座位,還未坐穩,已聽把大聲宣布:「各位,陳百強」一盞小小的射燈,射在陳百強身上,他口唱首本戲「眼淚在心裏流」,雙手忙於接過女孩的鮮花。跟着只聞其聲而不見其人的司儀又宣布:「各位,黃愷欣」。跟着是吳民雄和張國榮。

    一進一退
    四位歌手出場,或從台上走到台下,或從台下走到台上,迷哥迷姐手拿相機鮮花,一涌而上,拍照獻花,場面混亂,加上有不少遲到者,在黑漆漆的環境中,折腰也找不着座位,場面又加兩分的混亂,亂世佳人也得靠邊站。
    四位表演者中,朗奴吳民雄是經驗最淺的一個,其害羞程度可與初出道時的黃日華一較高下。他在左邊觀眾席出場,口念「豆芽夢」歌詞,迷姐們踏前一步向他獻花拍照,他就羞怯怯的退後一步,就這樣一進一退的,退到了右邊台角。那情景真令人捧腹,朗奴受寵若驚的表情,笑容是忘記了掛上,歌詞仍「含」在口裡,(因為筆者除聽到「豆芽夢」三字之外,其餘的只是「哦哦」之聲),但是他的豆芽樣子真是可愛到頂點。
    當晚在座或收音機旁的觀眾聽眾都有份意外的收穫:萬梓良的出現。收音機旁的聽眾只意外地聽到他的聲音,現場觀眾得雙份意外:意外萬梓良的出現及他出現時的打扮。
    不知是趕戲趕得連戲服也趕不及卸下,抑或宣傳新劇兼節省服裝費兩事一併執行,就以「伏虎」的造型出現,電得曲如椰菜花般的頭髮加條道具長馬尾,武士道袍搭草鞋,真箇令人「耳目一新」,還好唱了幾首「不叫人失望」的廣東歌。

    可能萬梓良如他自己所說:「好少對着這麼多人,好驚。」竟然將鍾保羅念成車保羅,台下立即開汽水之聲大發。
    張國榮「直落」唱了八、九首或廣東或英文的歌曲,平心而論他確是唱歌的料子,聲音渾厚而音域廣闊。
    一身運動裝打扮,白色銀粉汗衣外罩長袖大T恤,運動杏長褲、球鞋、頭帶,一副活力充沛青春逼人的打扮。颱風學習西域秀樹的弔兒郎當,彎腰頷首,有幾分神似。勁歌之下,還從台上走到台下,拉着坐第一排、鍾保羅旁的余安安大跳的士哥,掀起一陣拍照高潮。兩人四腳在面前大舞,不知「一顆蔥」感受如何。
    可惜當晚不是張國榮演唱會,觀眾席上佔了一半是陳百強迷,張國榮唱至第六首歌時,已有人大喊DANNY CHAN陳百強的名字。
    第六首歌唱完。張國榮走了入後台,全場震得耳朵變響了三十秒,音樂再起,張國榮再度跑出前台,台下就有人恍然道:「啊,原來那三十秒是用來『安哥』的。」
    張國榮有備而戰的說:「我將會為各位唱首英文歌,不過你們要給我多點掌聲。」台下立時喝采喝倒采聲四起,有人叫「安哥」,有人叫NO MORE。張國榮出乎意料的鎮定說「你們不愛聽英文歌嗎?」就開始唱他的英文歌。

    走音皇子
    後來為他抱不平的是他的經理人KK:「他本來唱得好好的,讓他曝了光,弄巧反拙,惹來喝倒采。」KK卻說:「觀眾只是不愛聽英文歌罷了,他練了這麼多首歌,自然要讓他唱。」不愧是響噹噹的經理人。
    也有人獻花及替黃愷欣拍照,卻不及台下的余安安、鍾保羅搶境,她在台上唱,迷哥迷姐在台下替安安、保羅拍照並要求籤名留念。
    黃愷欣亦自嘲道:「省了腳骨力,免得台前台後兩邊走,你們也不用『安哥』我會繼續唱下去。」引來一陣笑聲及掌聲。

    鍾保羅和余安安的鏡頭很快就轉向「大豆芽」吳民雄了,當黃愷欣介紹他是「豆芽夢的吳民雄」時,他用僅能聽到的聲音說:「我是大豆芽了」。
    嘩,掌聲未起,「朗奴」迷已一窩峰(這是最恰當的形容詞)的涌到台前獻花,閃光燈閃了再閃,閃得人眼花繚亂,吳民雄畢竟經驗尚淺,獃獃吶吶的站台上「唱」他的『豆芽夢』。一輪??後,各人才返回原座。
    吳民雄不是唱歌的料子,低音還可以勉強過得去,唱到高音地方,就成了「走音皇子」。歌迷卻似乎有被虐狂,他一走音,他們就拍手叫好,是鼓勵?是崇拜?
    告訴你,這是KK的預謀,他很滿意的問我:「吳民雄好吧?」
    「很好,就是走音走到離奇。」在旁的霍耀良也笑了。
    「是呀,他是不會唱歌的,就是這樣才反應熱烈。慢慢來,他會學好的。」我相信,相信吳民雄的潛質,更相信KK的能力。

    丹尼救駕
    大豆芽「一曲走天涯」,一曲完了,放下咪高峰就往後台跑,台下卻一直「安哥」不絕,這小子也純得很,只會說:「我唱完了,現在輪到陳百強。」說完就想走。觀眾還是不肯放過他,KK見機立即推丹尼仔出場,丹尼訓練有素,三言兩語就把吳民雄順利送進了後台,使觀眾投入了他的歌曲。
    丹尼仔一出場就對觀眾說:「HI!」台下也應道:「HI!」突然使人想起西域秀樹,愛用「HI!」來掀起高潮。
    「HI!」過後,台下有把女聲叫道:「你可否講粗口?」丹尼仔斯斯文文的答:「不可以,給人罵死我。」
    獻花的迷姐一個跟一個,丹尼唱到興起,走到鋼琴前坐下,自彈自唱一曲「眼淚在心裏流」。一位非常捧丹尼場的熱情迷姐大叫:「我看不到你的樣子呀。」
    丹尼唱「鼓舞」最投入時,有位迷姐上台獻花,丹尼正陶醉在自己的歌聲中,那迷姐站在當兒,用花打了他幾下,他還懵然不知,引來一陣笑聲。
    提到獻花,迷姐上台獻花多是玫瑰一枝,只有丹尼收了一束康乃馨。
    每位演唱者在歌與歌之間小息時,都不忘提醒當晚的演唱是為了鍾保羅。丹尼說得最好:「今次一個小小的不幸,並不算什麼,但對保羅來說是一個磨練人生的機會。」
    陳百強是壓軸,跟着是個感人的場面。

    場面感人
    陳百強一問:「請鍾保羅上來跟你們見面好不好?」已引起轟動,使每個人都記得當晚的目的,於是全場都站起身來,吳民雄、張國榮摻扶下,鍾保羅撐着拐杖慢慢的步到台上,各人都靜心等待、拍手鼓勵他。
    鍾保羅站在當兒,心情澎湃、熱淚盈眶、哽咽的喉嚨說不出話來。場面充滿溫情,筆者也覺鼻子酸溜溜的。對陳百強的「世界上最重要是朋友」一話,深表同感。
    在鍾保羅安定情緒的當兒,陳百強、張國榮把穿着迷你裙的余安安請了上來,繼而就對台下的文雪兒說:「文雪兒,你是他老婆快上來。」鍾保羅情緒稍定,也叫道:「老婆,快上來。」文雪兒也就大大方方的上了台,鍾保羅拉着她,立即贈了她一吻。(按:他們拍電視劇時,曾扮演夫妻。)
    鍾保羅望向全場站起來的觀眾、身旁的好友,說了句:「多謝,THANK YOU。」那就什麼也說??來了。
    陳百強??大家合唱一曲「 WHAT THE WORLD NEEDS NOW IS LOVE」結束了當晚的表演。
    到後台去看鐘保羅,他消瘦了許多,氣色卻不錯。
    「好感人的場面。」我告訴他。
    「上台的那一剎那,我的心跳得很厲害,雙手發抖,真怕自己會跌倒台上。」余安安用手拍拍他說:「不要這麼刺激。」
    轉頭問KK:「今晚收多少?」
    「 暫時未知。」
    「場面似乎好混亂喎。」
    「是刻意做成這樣的,很好吧,這是有錢也買不到的氣氛。」
    問你服唔服?

    查小欣

    圖1旁文字:吳民雄是「走音皇子」
    圖2旁文字:張國榮摻扶鍾保羅上台的一剎那

     

    (文字錄入:桃枝為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