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 忧郁型歌星陈百强 广州演唱会反应强烈




  • 1988 陈百强 广州演唱会反应强烈 8-1

    忧郁型歌星陈百强

     

    广州演唱会反应强烈

     

    在香港、汉城、美国、加拿大等地频频曝光的陈百强,经过广州歌迷的千呼百唤,终于赴穗献唱了。1988年10月 12日《陈百强举办88广州演唱会》消息一传出,立刻收到大量的查询电话,询问演出及售票情况。

     

    歌迷闻风而动,其反应之迅速为历年所仅见,“扑飞”热潮迅速蔓延城里及城外。天河体育馆业务部有关人士告诉记者:天河售票点3小时内门票售罄。排队购票的长龙里,有少的、老的,有广州市民,也有港澳人士,有一位少妇一手拿奶瓶一手抱婴儿也加入购票行列。

     

    在东莞、佛山、珠海、深圳等地,记者亲耳听到不少人声言要专赴广州捧场。顺德飞马厂有十多位歌迷,在27日专程坐车到天河听歌。据了解,不少女歌迷为此特意到精品屋挑选漂亮时装,到发廊理上时髦发型,到商店精挑鲜艳花束或精致玩具,然后象过生日似地高高兴兴来到天河体育馆欣赏心爱偶像的表演。

     

    “天庭驻有八仙,甚古老只识一个天,巡逻天庭永无变迁,不知举世有发展…..”一曲《神仙也移民》将陈百强带到数千观众面前,顿时,掌声四起,哨声大作,有如海啸震撼整座场。身穿牛仔装的陈百强浑身洋溢着逼人的青春活力。《等》、《盼望的爱情》、《相思河畔》、《划出彩虹》、《当我想起你》、《涟漪》,他一气唱了7首脍灸人口的情歌,每一次开腔都赢得了热烈的掌声。

     

    “今天的他不错是偶像,每一分姿采,为万众仰望…..”换了衣服的陈百强在一群舞蹈艺员的簇拥下,唱着乐队指挥徐日勤作曲的《偶像》登场。这位光芒四射的偶像,向听众透露他心目中的偶像:谭咏麟、林子祥和梅艳芳,并选唱了这3人的代表作《幻影》、《在水中央》和《似水流年》。

     

    《冰封的心》、《粉红色的一生》…..一轮节拍强劲的快歌之后,音乐节奏突然减慢,乐队奏出了幽怨动人的《我的故事》。这时,场内两个巨大的电视屏幕出现了陈百强童年、少年、青年和家人的照片,在卢业媚、张美英流畅生动的解说下,这个节目插曲既见心思新意又富温情暖意,八千听众情不自禁鼓起掌来。

     

    观众对陈百强的爱戴热情,简直笔墨难以形容。他走到舞台的哪一个角唱,那一面的观众就扬手发出热烈的欢呼声。他走下台还没来到场边,歌迷已争先恐后争着要和他握手,每晚都出现他被紧扯脱不开身的情况,如果不是安排了几位大汉在旁护驾,记者真担心他会被热情的歌迷融化,回忆当年罗文在中山纪念堂的盛况,陈百强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放下愁绪,今宵请你多珍重…..”歌声中,陈百强向观众深深弯腰致谢,作演出形式上的完结,他在这个时刻退场,大家又怎会轻易放过他呢?歌迷在司仪的领喊下,一遍又一遍呼唤: “陈百强…..陈百强….”

     

    在阵阵呼唤声中,陈百强身披米黄色风衣,英姿勃勃神采飞扬地迈步走上舞台,观众的反应达到最高潮,哨子和喝彩造成的声浪,震耳欲聋,几乎要倾翻体育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在《深爱着你》和《至爱》两曲后,歌迷才依依不舍地目送陈百强走下舞台。

     

    2小时20分的演出,安排得紧凑、简洁,无任何冷场,几千名观众如痴如醉,一直处于亢奋状态。陈百强演唱会,称得上一台近年来少见的、精彩的流行歌曲演唱会。

     

     

     ……

     

     

    唱出自己心中的歌

     

    不知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当你在大海航行而迷失方向时,有时陆地就在你的眼前,你也会感到茫茫然。陈百强离开中学后,就是这种感觉。有时,他会整天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溜达。他身处茫茫人海之中,但是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到,仿佛在沙漠中行走似的。后来,他这种冷漠的处世神态被一位唱片公司的老板A发现了。A老板具有极丰富的感受力。他认为现在香港人情薄如纸,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既冷漠又疏忽。而只有陈百强,才能唱出香港人这种普遍的心态。A老板的预见终于成功了。当陈百强唱出第一首歌时,下面一片沉默,沉默,还是沉默。沉默即是优郁,沉默即是压抑。而当陈百强唱完歌时,下面突然爆发出热烈的掌声。A老板乘胜前进,马不停蹄地跟着举办了几场陈百强的大型演唱会。陈百强的曲目还是以忧郁型的歌曲为主,结果场场爆满。据说有些歌迷在四处找票落空后,居然在大街上抱头痛哭起来呢!演唱会过后,陈百强开始红了。来请他开大型演唱会和灌录唱片的公司不计其数。面对这种浩浩荡荡而来的“生意”,陈百强淡然置之。他没有象一些香港的天皇巨星那样,开过20场演唱会后还想再开,陈百强就是要保持自我的独立性。演唱会开几场就够了,唱片出几张就够了。在香港,每出一张陈百强的新唱片,就会很自然地掀起一阵“陈百强风暴”。唱片很快抢购一空,总销售量一直名列全港的前茅。陈百强还拍过几部电影,虽然请他拍片的公司很多,但是陈百强却严格掌握着一个原则,就是剧中人的气质要与他本人的气质和性格完全吻合或者基本吻合,他才会勉强去演。要不酬金再高,待遇再优厚,他也绝不去演。不久前有一部名叫《青春歌舞伟大制作》的影片就要开拍了,但是还没有找到男主角。当导演看过陈百强的演唱会后,马上决定由陈百强来饰演主角。他认为,陈百强的长相英俊,身材匀称,特别是当他微笑的时候,更是有一种特别的神韵。这位导演高兴得忘乎所以了,竟然跳起来高呼道:“这个角色非陈百强莫属啦!”谁知他找陈百强谈话时,却冷了半截,陈百强坦然地告诉他,看人不应该光看外表,他的气质与剧中人天真活泼而又烂漫的气质完全不同,所以,他不能接受这个角色。导演以为陈百强嫌钱少,他一再增加

    酬金,陈百强还是摇头又摆手。难道钱不好吗?在金钱万能的香港社会,金钱就象光芒四射的小太阳。而陈百强却不喜欢钱,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当记者采访陈百强问起这件事时,陈百强说:“人贵坚持自我。我唱歌、我拍片都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理想,为了快乐。因此,我不会故意去迎合听众和观众的口味。我要唱出自己心中的歌,而不是

    勉强去唱某某人心目中的歌。”

     

    由于陈百强经常拒绝去唱和去拍与自己个性不同的歌、电影,所以收入也并不算多,而陈百强却感到很满足了。知足者常乐嘛!他可以尽情地唱自己喜欢的歌,以求得到心灵上的平衡。这种平衡,这种快乐,并不是人人都能获得的,也是任何物质享受所不能比拟的。

     

    保持高度的自我

     

    陈百强出身于一个很富有的家庭,本来,他完全可以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少爷生活。家里也希望他能这样过日子,而他就是不听家里劝告,独自走上社会闯天下了。起初,陈百强还没有红起来,他在外面租了间小屋,经济方面实在拮据。有些朋友劝他还是回到父母身边吧!他就是不回。他认为一旦回到家里精神就会彻底崩溃。他宁肯借钱也绝不回家里要。据说在陈百强生活最困难的时候,一个暴雨狂风的晚上,陈百强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练歌,突然响起一阵急速的敲门声,陈百强打开门,顿时愣住了,原来门外是他的母亲。只见她浑身上下全湿透了,脚旁积着一摊水,还渐渐地向外扩张。原来母亲打探到儿子没有钱用,特地冒雨送钱来的。陈百强很感动,他非常感激母亲的关怀。但是,他绝不能收下母亲的钱,如果这次收下了,下次也会再收。这样下去,就再也没有陈百强了。他耐心而细致地安慰母亲,并表示绝不能收钱。母亲说不过他,但又不甘心把钱带回去。她趁陈百强不注意时,悄悄地把钱塞到他的枕头底下了。母亲走了,陈百强发现了枕头底下的钱。他二话没说,转身便拿起钱消失在雨幕中了….陈百强的歌压抑,使人越听越感到伤感,感到忧郁。这种忧郁型的歌手,在香港只有两位,另一位便是林子祥。但要数“忧郁大师”,看来还是陈百强。

     

    香港要繁荣,香港要稳定。而陈百强却要压抑,要忧郁,那还了得。于是,在香港的舆论界掀起了一股批评陈百强的“冲击波”。各家报刊一齐发起攻击,批评文章一篇接一篇。有一家著名的报刊在显著位置发表了一篇奇特的“批评”文章。文章说:“香港政府必须采取一定的措施,限制陈百强型歌手的活动和演出。因为我们香港问题已经够多的,已够烦恼的了,现在又多了一个陈百强。他的歌使人在已经够压抑的心态上又多加了一层沉重的压抑。这样下去,必然会影响到我们社会的正常生活。所以必须坚决限制之。”在那段日子,人们打开报纸,必有关于陈百强的文章;在香港的大街小巷,人们也在纷纷议论陈百强。有人称赞他,说他能保持高度的自我,而不为社会所左右,实在难得,有人对他又不屑一顾,说他是“变态歌手”。面对这一切的议论和攻击,陈百强坦然处之。他每天都关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既不看任何报纸和杂志,又不听广播,又不看电视。你写你的,我陈百强还是我行我素,照唱我忧郁型的歌。由于报纸的宣传起了作用,来听陈百强唱歌的人越来越少了,但陈百强的情绪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他说:“我现在是困难时期。以前有10个人听我唱歌,而现在10个人中有4个人喜欢听我唱歌就足够了。”所以,他唱歌时,不管多少人到场,他都拼命去唱。他仿佛要把自己那颗忧郁而透明的心掏出来贡献给热爱他的观众似的。香港毕竟是稳定的,这种“批陈”的风潮闹不了多久就平息下来了。香港社会象风暴过后的大海,又显示出她那温柔、恬静、深藏不露的性格。陈百强的歌迷又逐渐多起来了,陈百强又再度走红。记者们又围过来了。他们就是那么势利眼,象阵风中的小草,今天刮东风就向西倒,明天刮西风就向东倒,就是没有风的晴朗天,它们也要微微地左右摇摆的。有位记者问陈百强:“你已经有名了,而你又不想求利,那么你继续逗留在娱乐圈中究竟是为了什么?”陈百强坚定地说:“就是为了扬名。人生无非名和利两个方面,我不为利,就是要为名而奋斗。为了这个目标,我想先到日本,然后再回到中国大陆,举行个人演唱会。再过三四年,我如果已经尽了力,已经达到自己的目标了,我就会考虑退出娱乐圈去经营别的。而在艺术上,我是至死不会放弃唱歌的。”他还要唱下去,把自已那深沉而忧郁的感情传遍全世界。

     

    坚强.寂寞.爱情

     

    坚强,浪漫与悲观,这三种个性特征似乎矛盾的,然而这三种矛盾的个性统一于一个人身上,便会发出奇异的光彩。陈百强就是这么一个富于奇异光彩的人。前面提到,遭到社会攻击时,他表现出异常的冷静与坚强。但是他胜利后,他那深藏不露的浪漫而悲观的性格便从内心深处跳出来了。他对社会持一种绝对空虚的看法,认为很多东西都是虚假的。人们互相利用,互相欺骗,互相攻击和倾轧,只不过是为了名利和欲望。所以,他经常远离人群,独自来到大海边,他喜欢大海。他认为一切都是短暂的,人生是短暂的,虚伪是短暂的,名和利也是短暂的,世上只有大海才是永恒的,才是最纯洁最无私的。有时刮起七八级大风,他也独自来到海边,听听大海的呼吸,听听大海的呓语,也是一种无穷的乐趣。有人说,陈百强的孤独感是大海熏陶而成的。这话有一定道理。还有,陈百强的个人演唱会获得巨大的成功,他也是引人嘱目的一个偶像。鲜花、掌声还有那些声嘶力竭的喝彩声,已深深地使他感到厌烦。鲜花和掌声又有什么用呢?鲜花不能排除他的孤独感,掌声只能使他更加感到空虚。鲜花和掌声去后,他还得回到自己那间小房间里。一切又恢复原样,寂寞,寂寞,还是寂寞!陪伴着他度过漫漫长夜的还是微弱灯光下那个飘忽不定的影子。他的这种独特的情绪在他的个人大碟《凝望》中得到充分体现。

     

    有一位名人曾经这样说过:“从某种意义上说,爱情即是人生观。”陈百强的爱情观是由他的人生观来决定的,所以显得特别与众不同,每当他在大街上看见一对对甜蜜的情侣依偎着从他跟前走过时,他会很快地把头扭向一边,显出不屑一顾的样子。有位记者问他为什么要这样扭头时,陈百强说:“我认为并不是所有的恋爱都是幸福的。其中掺杂着许多局外人无法知道的痛苦,只不过他们用微笑来掩饰这种痛苦罢了。在你感到失落的时候,唯一能够教你的只有你自己。只有自己能够帮助自己跳出危机。因此人不能把百分之百的感情全部托附在别人身上。而永远要保留20-25%的感情给自己,学会自己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样,才能在危机的时候,靠自己留下的20-25%找回整个自我。”又是危机,又是自我,又是失落,这哪里象是一位歌星说的话,这简直就象一位哲学家在发表演说!今年29岁的陈百强还没有亲身体现过爱情的苦与乐,就能讲出一套独特的爱情观,这是十分罕见的。但愿陈百强能摆脱孤独的自我而获得真正的爱情。

     

    屹立歌坛9年不倒

     

    陈百强是广东歌迷最喜爱的偶像歌手之一,他在内地的知名度和受欢迎程度不亚于其它超级巨星。陈百强9年稳坐天皇巨星宝座而不倒,他的魅力究竟源自何处?这个问题一直以来少有人专题研究。不少人在七十年代就喜欢他的歌,并一直关注着他的音乐轨迹,和作简略分析,也与广大陈百强歌迷作过深讨。

     

    陈百强的艺途,简单地以时间划分,可分为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崛起。1979年9月,陈百强首张个人大碟问世即引起广泛瞩目,《几分钟的约会》和《眼泪为你流》这两首充满真情实意的情歌,在青年心坎中迸发了感情共鸣,陈百强因此一炮而红晋身红歌星队列。

     

    第二阶段::大红大紫期间。1980年8 月至1984年7月,5年内,他影视歌全面丰收,先后推出多张唱片均名列销量榜首,其中1983年8月的《偏偏喜欢你》便雄霸榜首六周。

     

    第三阶段:平稳中略见下降。1984年7月至1986年底,张国荣、梅艳芳、张学友、吕方旋风式地扎起,把乐坛搞得翻天覆地,一批老牌歌手纷纷受挫,陈百强也受到了冲击。

     

    第四阶段:下滑。1987年至1988年上半年下滑,1987年和1988年初连出4张唱片,竞全部与冠军绝缘。

     

    第五阶段:反弹。1988年8月,新大碟《无声胜有声》,出人意外地突破重围,在张国荣、谭咏麟的前后夹逼下奋身一跃,坐上销量榜冠军席位,销量也有重大突破。《从今以后》、《Don’t Cry For Me》、《无声胜有声》等,一首继一首冲入各大流行榜。重振声威的陈百强于9月在大批歌迷的簇拥下度过30岁生日。稍后,即奔赴汉城,在24届奥运会上高歌一曲《手牵手》。以陈百强下半年的走势来看,1988年全港5位最受欢迎男歌手,应仍然有他一席位置。

     

    在歌坛纵横9年今天仍名列男歌手“五大”之内,显见他有过人的实力和吸引力。陈百强是一个独特的歌手,他的魅力也是与众不同。

     

    首先,他拥有一副年轻、斯文、青春的脸孔。初出道的陈百强,是以纯朴可爱的形象出现的,及后他参演电影《喝彩》、《失业生》等片,所饰的角色均是清新、纯情,平凡中泛着活泼的青春气息。随着时间的流逝,陈百强外貌和心境不断成熟,但脸孔与身段永远是那么年轻,许多人对陈百强怀有又妒又羡的心情:怎么他一点也不象是“而立之年”?此外,陈百强的衣着有品味,时刻收发着青春的魅力,他获得时装界投票选举的“全港十大最有品味人士”,显见他斯文、青春、健康的形象得到了人们的欣赏。

     

    其次,陈百强拥有一副与众不同的美妙声线。上天对陈百强宠爱,给予了他富于诱惑力的声线。他的声线很优越,不用花任何心机和玩弄技巧,就能唱出复杂的感情,而且余音袅袅不绝如缕。陈百强擅长唱情歌,尤其是慢中速情歌,象《脉膊奔流》、《等》、《涟漪》、《梦里人》均是令人如痴如醉的佳作,唱来既委婉缠绵而又不流于媚俗,既柔曼深情而又不失之纤弱轻浮,恰似一股倾泻的清泉,令听者为之动容。细心留意香港各间电台的黄昏和深宵节目,你会发现陈百强的歌曲播放率是相当高的,而且有不少是陈百强早年的作品。

     

    还有,陈百强并非仅仅是一个歌星或偶像,他还是一名颇有才华的音乐创作人。香港最有影响的音乐评选活动“香港电台十大中文金曲”,过往十届中,陈百强入选六届,其中五首金曲是陈百强自己所作的,迄今出版的十多张中文大碟中(除《无声胜有声》外),里面都有相当一部分作品出自百强的手笔。此外,他还担任多位歌手的监制,为他们创作歌曲,象罗文的《爱不问为何》,林珊珊的《恋爱预告》,都是人们熟悉和传唱的。

     

    此外,陈百强是一个不断积极追求上进和创新的歌手。投身歌坛9年,他每时每刻都在寻求创新和突破。他的音乐风格早期是清新纯朴的城市民谣,配器也较为简单,多是运用钢琴和吉它。经过几年的努力,他的快歌以及大量采用电声音乐伴奏充满强烈动感的歌曲如《冰封的心》等,倍受欢迎。

     

    最后一点,自从许冠杰开创粤语流行音乐潮流以来,香港歌坛一直是由超级巨星左右音乐主流的,早期的有许冠杰、罗文,现在则是谭咏麟、张国荣。在主流之外,陈百强自成一派,脉络分明,拥有自己的大批歌迷,时代的潮流逼使一些巨星落伍,而陈百强安然无恙,这说明他确实有过人之处。

     

    今天歌坛号称偶像的歌手多如牛毛,老的新的,男的女的,难计其数,但追根溯源,第一个被称作偶像歌手的,不是许冠杰,也不是谭咏麟,而是陈百强。9年来,他获得歌坛多项大奖以及最受欢迎男歌手奖,至今仍保持一项每张唱片上榜非冠即亚并且都获“白金唱片奖”的纪录。

     


    资料提供:极品猫咪
    文字录入:lh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