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 陳百強怕見香港人




  • 1987 陳百強怕見香港人 cat

     

    记得大约在四个月之前,为陳百強做了一次访问,当时,在访问稿中题目是「一次与别不同的陳百強访问」,而文中结尾是「多谢伟大的陳百強」。

    真的,陳百強的确极具个人尊严,而且情绪化得厉害,他可以一问不答,或只是一个字「是」或两个字「不是」。

    数本港最难服侍的男歌手,非陳百強莫属。

    但,假如DANNY他心情好,又或以随口有不少叫人满意的答案,DANNY CHAN就是DANNY CHAN,冇得比。

    不怕天气变化、不望晴天,但希望DANNY在访问那天,心情变好。

    果然,他心情很好下接受访问。

    上次访问时,是他的演唱会仍未开始,故问过他演唱会的型式。

    「你只唱了两场,在你来说,这能够满足吗?」我再问演唱会的问题。

    「唱咁多有什么用,两场不就是足够吧,我觉得开演唱会,在香港顶多十场已够,在外国不同,唱百多场也不要紧,但一路ON TOUR,地点不同,表现亦当然有分别。我认为唱得太多,反而没有了艺术价值,而且变得机械化、晚晚一样,看来做什么。」他说来甚有道理。

    「你觉得本地演唱会是否太公式化呢?叫人有闷的感觉。」我问。

    「闷不是公式化问题,基本上演唱会是如此这般,闷只是开得太多了,而且演唱会不用场场都来些神秘嘉宾,有喧宾夺主的感觉。」有理的陳百強答案。

    「那么你觉得今次演出上,找陈美玲合作,是成功吗?」我问他。

    「很好,只不过很多人认为陈美玲名气不够大,变成孭得起似吗?畸型!」他这答案,颇具个人性格。

    「八七年会开演唱会吗?」我再问。

    「不会,BOOK不到期了,八八年则已落定,是年初,这可以多储些歌曲,我打算暑假出一张大碟,再到演唱会前又出一张。」他计划周详。

    他且说:「演唱会这么急做什么,揾多D,就驶多些,揾少D,一样够吧!」

    「你认为《凝望》此曲,不能入无线《十大劲歌》,但皆入了港台及商台,又有何感想?」我问。

    「冇得解,得奖已感麻木了,说冇理由,那么,甄妮、徐小凤都不入围,又有得解吗?」他反问我。

    「八七年有何大愿望或心愿想做到?」

    「我已经倾得七七八八,是“德宝”方面为我接拍了一部外国片,会拍的有英美日演员,而外国部份亦已开拍了,这是我的愿望,而且有信心达到。」他同答说。

    「你觉得外国及香港拍片,会有何不同呢?」我再问电影的问题。

    「外国是有制度的,一天拍多少小时便规定了,为了赶就收工,不似香港,通宵又通宵,我一定吃不消。」他说。

    提到外国,我们不知怎的提到访问地点。

    「我做访问,多是在一些酒店,因为那些地方很少香港人,有的亦不会拿你评头品足,而很多的香港人的地方,则有不少人带奇异眼光看着我,我就不自在,我不希望有很多人识我,指着我陳百強,陳百強的,我很怕人多,到了餐厅,我宁愿将头向墙好过了!」他答说。

     


    资料提供:极品猫咪
    文字录入:lh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