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香港電台–把歌談心Part 4




  • 1987把歌談心Part 4

    馬鈴薯視頻鏈接

    鄧藹霖:好了,這個時候, 我們接通另一位朋友的電話,為何今晚每個電話都是這樣的,

    Danny:我想,是與….無關。

    鄧藹霖:可能風水不好。

    Danny:不是, 是好的。.

    鄧藹霖: 喂,你叫什麽名字?

    女聽眾Amy.

    鄧藹霖:Amy你可不可以先把收音機關掉。

    女聽眾:已關了。.

    鄧藹霖:已關?

    Danny:這證明有些….

    女聽眾 現在聽到了沒有?

    鄧藹霖:聽到, 但有vi vi 聲, 你聽到嗎? 先前聽歌時,我們已把全部機換了,

    連耳機也換了, 也沒有作用。

    Danny:聽得到。

    Danny:這是好的,有聲有氣嘛, Blanche (鄧藹霖的英文名字), 你不明白的了。

    鄧藹霖:好啦,我們有些時候也不能這樣完美的, AMY, 你有什麽問題要問Danny呢?

    女聽眾:Hi Danny, 你好嗎?

    Danny:Hello,我好, 你呢?

    女聽眾:現在聽得清楚嗎?

    鄧藹霖:聽到。

    Danny:其實很清楚,只是背後有些很怪的聲音在發生着。

    鄧藹霖:是呀,有些迴音。

    女聽眾:很怪的聲音?有迴音嗎? 我妹在聽耳機, 有影響嗎?

    鄧藹霖:不如請她把它拿掉。

    Danny:很不忿氣 ,是吧?

    鄧藹霖:是呀,我們找不出原因為何會這樣。

    女聽眾:現在好些嗎?

    鄧藹霖: 沒有,但不要再理會它了,我們現在裝作聽不到這些聲音,希望收音機的朋友

    忍耐一下吧。

    女聽眾:希望你們不要介意。

    鄧藹霖:是呀,大家不要介意。AMY有什麽問題要問Danny?或者大家可隨便聊天吧。

    女聽眾:Danny呀 。

    Danny: 是。

    女聽眾:你86年的Concert我看過了, 不錯。

    Danny:多謝你。

    女聽眾:不過你好像不夠放 。

    Danny:還不夠放?!

    鄧藹霖:他那天比較平日瘋多了。

    Danny:很難說的, 我覺得見仁見智吧。

    女聽眾:不是呀,你唱每首歌也很好,但當有人對你熱情時,你像很怕似的。

    鄧藹霖:他不知怎反應吧。

    Danny:Oh我想不是,是過份熱情,例如我正當唱歌之中,她們突然走了下來,這個其實不是

    好現象, 你知為什麽?譬如觀眾太熱情,跳了下來。

    女聽眾:會影響你。

    Danny:一定會,譬如我在唱《至愛》,是最後一首,你明不明我的意思?

    女聽眾:我記得,有個女孩,她下來。

    Danny:我給你一個例子。

    女聽眾:我覺得你做得不對, 她不應該在別人很投入時,影響人。

    鄧藹霖:對。

    Danny:是啊。

    女聽眾:那晚是Encore最後的一首,你是唱得很投入,那女孩不應該,我希望那個女孩

    不要怪我,

    Danny:我不會怪你,不過那晚我也很清醒的狀態下,我才這樣做,我開始已經很投入地唱,

    這是件意外,突然在唱歌途中,有人走過來要我簽名,

    鄧藹霖:這樣便不對了

    Danny:因為。。。。

    女聽眾:我覺得不是很好的。

    Danny:因為由一開始時,我已經看到她。我便拍一拍她的膊,我意會她說這場合是不適當,

    我簽不到名,我沒可能。

    女聽眾:她要拍相?

    Danny:但她不是拍相,你拍相還可以, 「嚓’」你拍完後便走,但她竟然,。。那次的例子很例外, 她又不拍照,我推她走,她又不走,即我拍拍她時,她又不走,照樣站着,我可以怎麽樣呢, 我又不能分心,我表演時,是最要緊的,同時那首歌…

    鄧藹霖:你不能得罪萬多人而為了一個人。

    Danny:是呀,而且那時的氣氛,那首歌是最後的一首,但那個人又老站住不走,

    繼續把簿遞過來。

    鄧藹霖:一定要你簽。

    Danny:我後來呢,我真是, 我的思想分開了兩面, 一面要繼續投入,一面想怎樣應付這問題, 隔了不久,我想她已忘記了這個情形了。,我唯有推她,推她走回去,走下舞台。.

    鄧藹霖:結果你便這樣處理

    Danny:我的心,已知道她的眼神,她是不會走,她已忘記了這個情形,我便離開她的眼神,

    離開她的視線,我繼續唱歌。

    鄧藹霖:但你的心又要照顧這歌迷,你那時已分了心,原本你可百分百投入唱《至愛》, 但這樣便會影響了你的表現,我作呼籲,其實我們也見過很多這情形,好像有朋友, 拿了一疊相,片,阿倫經過,在演唱會時,拿筆出來,請他簽名,他是在表演,他是不能夠..

    Danny:這樣做,有時快歌還好些,慢歌的時候, 在你背後出現,是很可怕的。

    鄧藹霖:是呀,突然有枝筆在後面向著你,那?我希望歌迷們以後看演唱會要合作,要體諒一下別人的是吧?Amy,你都挺體諒到這些的。

    AMY:因為那時是結尾很重要,印象要最好的。我當時見到Danny投入樣子,我們看着都很投入,不應該這樣騷擾歌星。

    Danny:不是的。我知到,但是這些很難說的,當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忘記了自己在什麼的環境之下。

    鄧藹霖:忘我境界,都很難怪的。

    Danny:所以也很難怪這個女孩的。

    Amy:我不怪她,送送花就算了吧。

    鄧藹霖:沒錯啦,最多是抱着親一口就算啦。

    Amy:如果你見到女孩要親你,你不要拒絕別人才行。

    鄧藹霖:這又不會的。

    Danny:哈?

    鄧藹霖:開心起來就抱着你親一口,你會不會拒絕呢?

    Danny:本來都是不應該的。

    鄧藹霖:為什麼呢?別人喜歡你呀。

    Danny:我知道,你不可以在他正在唱歌的時候(這樣做),是不對的。

    鄧藹霖:對於陳百強來說,刺激太大了。

    Danny:不是,我意思是譬如唱歌中場的時候,是無任歡迎如果有人這樣投懷送抱。(笑)

    Amy:我先記着。

    鄧藹霖:就是歌與歌之間的時候,要把握時機。

    Danny:但是正在唱歌的時候,就算你是怎樣擁護我,但是你突然之間飛撲出來,是影響了表演者,以及別人在看的時候…… 是啊,雖然看起來是很有趣很好笑的,但是呢,

    分散了那個….

    鄧藹霖:那個效果不是最好。

    Amy:應該在歌與歌之間,我沒有試過……

    鄧藹霖:那麼Amy你懂得怎樣做的啦。談到這裡了,好嗎?有沒有點唱?

    Amy:還有些事要問。

    鄧藹霖:好,你問吧。她的聲音真的很利害(響亮)。

    AMY:Danny,可不可以送一張你簽名的大碟給我?

    Danny:OK。好。

    女聽眾:要簽上名字。

    Danny:好啊,沒有問題。

    鄧藹霖:都放在家裡,要拿來這裡。

    Amy:因為我有你的大碟,但是沒有你的簽名。

    鄧藹霖:沒有問題,這個包在我身上,我做中間人,以後你追我拿就可以了。

    女聽眾:謝謝。 還有…….追你呀?你記得天天追了喔….

    鄧藹霖:哇,你說話很行啊。

    Danny:哇,你說話很好。

    Amy:我想點《念親恩》,可不可以幫我找找?

    鄧藹霖:《念親恩》對吧,我試一下幫你找。

    Amy:我很喜歡這首歌。

    Danny:這樣吧,我知道他們電台主持那種困難,有時候那些唱片不一定在這裡的,如果今天找不到呢,就下次……

    鄧藹霖:就清唱吧。

    Amy:我在演唱會等了很久,你都沒有唱這首歌。

    鄧藹霖:你喜歡這首歌是吧?我也很喜歡這首歌,不如今晚清唱幾句好嗎?一定要啦。

    Danny:不行,不行。

    鄧藹霖:不記得歌詞了吧?

    AMY:記得簽名。

    Danny:行了。

    鄧藹霖:行的了,我知道他會記得的。多謝你的來電。BYE-BYE。

    翻譯 :離不開 s062041

    普通話翻譯:常伴千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