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 陈百强宣布九一年退休 外国供读时装设计




  • 1989 《陈百强宣布九一年退休 外国供读时装设计》插图一

    本文作者:白赖恩

    1989 《陈百强宣布九一年退休 外国供读时装设计》插图一

    1989 《陈百强宣布九一年退休 外国供读时装设计》插图二
    1989 《陈百强宣布九一年退休 外国供读时装设计》插图二

    这个周日的天气虽不甚晴朗,但坐在对隅的丹尼(陈百强)脸上,仍绽放着一抹阳光般的笑 容,纵然眉宇间夹着一点倦意。

    丹尼对文华的咖啡座情有独钟,每次约会,他总爱选这里为见面地点,或许那憩静优雅的环境,可让忙碌一顿的他透透气,一洗疲累。

    丹尼一向守时,迟亦甚少超过十五分钟,这天,他在约定时间里出现。

    「我今天真的很准时。」他惊叹着自己准时到达。
    「昨晚睡得夜,今天记着你的约会,刚才也不敢睡入眼,只躺在床上作半睡眠状态,这比不睡更惨,疲倦死了,因此说话说得慢吞吞!」丹尼慢动作的斟着红茶说,样子颇精神,但动态疲倦,蛮可爱。

    丹尼是不能将工作排得密麻麻的人,一连八天赶着拍摄特辑,差点忙坏了他。

    「昨天终于拍完了。」丹尼舒了口气。

    「明天去欧洲旅行,要抖一抖,上半年里除了去日本参加东京音乐节,也没离开过香港,一直都在工作,真要出外休息一下,散散心。」

    别以为丹尼到日本参加东京音乐节时可以顺道游玩,到外地工作与旅游是两回事,心情也绝对不同。

    「这次去日本就最辛苦,工作行程与编排都密密的,工作完又得赶着回来拍特辑,时间十分紧逼。」丹尼爱工作,但却不爱忙碌的做个不停,他永不能成为工作狂。

    在港拍特辑

    他的个人特辑,原本打算到日本拍摄,现在却全在港拍摄完毕。

    「怎么又不赴日本拍了? 」
    「去日本拍有什么好,人人都要去外地拍特辑,我偏偏在香港拍,这样才够特别嘛!」丹尼答得趣怪。

    「特辑拍得很秘密,没太多人知道。」老友记阿梅(梅艳芳)也会出现在丹尼的特辑里。

    总觉丹尼有种特别力量,令身边的人都去迁就他,且全都是心甘情愿,非常乐意的去迁就。

    像拍特辑,换了别的,赶起来,闲闲地要挨三两个通宵,但遇上丹尼,他们都将时间编排得好好的,忙还忙,赶还赶,也尽量不令他难受。

    他们不是畏惧,丹尼从不恶,只是他永远是受保护的一族,谁也不想和不愿去伤害他,令他不快乐。

    「或许我个人好、友善、那么人家也都对我好咯!」丹尼笑着说。

    他的新唱片在一片民主与自由的呼声中推出,正值娱乐事业深受影响之际,不少歌星在这个时候出唱片,也是一败涂地,销量惨淡收场,丹尼却是例外的一个。

    他的唱片推出还不及一星期,销量已超过双白金的数字。

    「唱片做好了,始终要推出的,娱乐事业是我的工作,总要继续,如真因为学运而影响唱片的销路,我亦绝对不介意,各人都为着民主自由出力,那是很有意义的事。」双白金的销量,足以证明人们心里除了民主自由外,还有一个他们喜爱的陈百强。

    近年来,丹尼在工作上是积极了,但在宣传和交际上却更见低调。

    「我是否太低调,低调得不适合在这娱乐圈里生存? 」丹尼有感而发的问。
    随意念而走

    如站在圈里看,当然答是,只因在竞争极大的娱乐圈里,少点奇招和自我宣传,分分钟也会被遗忘,但站在个人立场看,就定答不是,因为随着自己的意愿而走,做回自己爱做的事,这才是最快乐,最难得的。

    难得的是他一直做回自己,仍有着一班人爱护他,事业上也有着一定的成就。

    观众对红歌星、明星的反应永远是相当极端的,喜欢你的就疯狂得要命,不喜欢的就报以嘘声或骂个狗血淋头,心水清者也察觉有不少天皇巨星亦难幸免。

    丹尼自出道以来,喜欢他的在欢呼,不太热衷他的也从不嘘他一声、骂他半句,丹尼实在得天独厚。

    丹尼对人,心里热情,但性格被动,外表还带着一点自幼受家庭背境和教养培育出来的贵族气质,加上他的知名度,普通人往往只懂欣赏他,却永远不敢接近。

    「我的朋友不多,有时真的感到不值,做了娱乐圈的人,身边的朋友往往会退避三舍,怕叨光,不信彼此存在友谊。」丹尼无奈的说。名气令丹尼更形孤独。

    「我又不似得成龙和阿梅他们,可以一大班人嘻嘻哈哈的玩得很投入,他们爱热闹,很容易投入人群里。」丹尼淡然的说。

    别以为丹尼爱到的士高是因为爱热闹,其实他置身热闹场所时,仍爱独处。

    「平日在家里已是一个人,晚上还有什么可做,我不爱锄大D,不爱搓麻雀,见来见去都是那班朋友,吃顿饭去下的士高,这是我的唯一消遣。」那班朋友也是识于微时,存在着真友情。

    「我有个是十多年的同学,仍有联络,大家住得很近,间中也有见面,这是很难得和值得珍惜。」丹尼说。
    一切不强求 

    对一切,丹尼从不强求,金钱、事业、尤其感情。

    「莫说感情事了,等了很多年,等极都等不到,现在也不敢要求太高了,也不知还要等到何时。」

    「有时真的想立即不做娱乐圈,定会多点朋友在身边,起码人们也『够胆』与自己做朋友,友情亦会真挚点。」丹尼感慨的说。

    他已决定九一年全身退出娱乐圈,过另一种生活。

    「我会做时装,自己设计,迟些我会到外国读有关的课程。」丹尼正色的说。
    在娱乐圈十个年头,丹尼自言已有点倦意。

    回望过去,他亦甚满意自己的成果。

    「以我的性格,得到今天的成就,我感到很难得。」努力加上运气,令丹尼的路比别人平坦,易走。

    「心里时常在想,如果可以学到某些艺人的一半圆滑就好了,起码自己也不用适应得太辛苦。」总相信做到那种圆滑的地步时,今天喜爱他真我性格的人亦会随之少了一半。

    「真的?」丹尼笑着说,他也明白自己变不来,亦不用变。

    「我想搬屋,现在已物色着一些楼宇,希望待欧洲旅行回来后可以搬得成。」丹尼现在居住的地方,本有个很好的景,像美国的曼克顿,但由于山下的楼宇愈建愈多和愈高,这个景色已被破坏和阻挡了,致令丹尼急另觅安乐窝。 
    「还有,回来后我有个重大宣布,是关于演唱会的。」看他一脸孩子气的故作新秘,愈要追问下去,碍于丹尼坚持要保密,就只可透露少许,其他亦无可奉告。他接着还会拍一部电影。

    总觉追求完美的丹尼,说话斯文淡定,公子哥儿得很,实捱不得什么苦头。

    「才不!我也有些吃苦头的嗜好,我最爱打针,每次打针也有快感的,还有喝苦茶,多苦的中药我也不怕,通通吃得下。」他抗议着说。

    丹尼也有他活泼的一面。

    图旁文字:

    丹尼性格较为被动,但对人很好,心地善良。
    这个窗子外的美丽景色已被破坏,丹尼为此另觅新居。

     

    文字录入:獨⒈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