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 为传言活得很不开心




  • 陈百强为传言活得很不开心

    1986chuanyan

    最近陈百强又再站立起来。
    以往他有新唱片推出,他会显得很低调,不肯做宣传,但今次加盟新公司后,他不单出记者招待会,又上电台,还跟歌迷见面,这一切一切的改变,表现出他对事业再度积极,这些改变,是叫人喜悦的。
    不过,有时在无意中,会发觉他的笑容牵强,他的开心,好像是装出来的。
    这一点他没有否认。
    “我这人很情绪化的,有时确感到不开心,但面对一大群记者,又不得不装作很开心似的。”
    这或许就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
    “不过现在我常告诉自己,要活得开心点,别人想你不开心,千万别让人得逞。”
    前些时很多周刊以影射手法说他患上艾滋病,甚至说他已不在人世。
    表面上他当作没有发生过什么事,但事实上他是很介意的。
    “你叫我怎能不介意呢,因为有人传我染上那种病,到我走在街上,行人当我怪物似的看,指指点点的,还说很多不能入耳的话。”
    曾经有段日子,他气但又没地方发泄,所以一回家便对着家人大发脾气,更时常对着镜子扮“恶”。
    “那是常向着镜子的人说,你一定要恶点,因为善良的人,总给人欺负的。”
    记得有一次上街,又遇到人指指点点,他一时气上心头,竟然跟那途人对骂起来,现在想来,他还觉得很可笑呢。
    “幸好自己被朋友感染向佛,之后心境果然平静了许多,而且做人又积极了起来。”
    “现在还恶吗?”
    他笑:“我根本就恶不起来,不过现在活得比以前开心,信佛真是有帮助的。”
    自从签了陈家瑛作经理人后,丹尼仔的工作便排得密密,工作表已去到明年。
    “做人有工作确是好的,因为有寄托,自己的脑中只想到工作,而其他的传言可以完全不理,但没有工作的话,真是很容易会胡思乱想的。”
    最近丹尼仔有新唱片推出,销量很好,不消数天已卖到白金唱片数字。
    “我一向对自己的歌有信心,出碟之前自己心理压力不重,因为知道自己必定有知音的。”
    而大碟中的一首歌曲《至爱》,丹尼仔更是爱到不得了,他更立誓以后有什么颁奖的场合,若有他份儿的话,他必会献唱这首歌曲,因为曲中的词,正是他的写照。
    忙完唱片的宣传后,丹尼仔便飞往美国纽约拍《秋天的童话》,片中的主角还有周润发与钟楚红,而他的角色,便是饰演钟楚红的前度男友。
    “许久没拍电影了。”
    “是啊,其实自己对拍片的兴趣始终不及唱歌,但奈何跟德宝签了拍片约,不得不拍呀。”
    “那你当时为什么又签约?”
    “我想作多方面发展,加上德宝可协助我进军日本的市场,而且和约很有弹性,我可选择合适的剧本才接,这多种优厚条件,怎能不打动人呢。”
    待纽约拍片归来,他便要全力投入演唱会的准备工作,丹尼的演唱会将在年底举行,正好比张国荣的早一点,很多人都说是他有意打对台。
    “演唱会的日期由制作公司决定,而这些日期已是一延再延,这次的档期也不俗,正好配合我的唱片宣传,我无意与别人竞争,总之各有各做,而且大家的拥趸各异,相信应该没有抵触的。”
    “预算开多少场?”
    “两场已足够,因为能有机会与歌迷接触已是极美好的事,但市侩点来说,当然是越多越好。”
    度过了今年的生日,丹尼已足二十八岁,好应该找个女朋友。
    他点头:“其实很早以前已想找个女友,但自己是追求完美的人,要找个十全十美的女孩子,并不是件易事;而且都这么多年,我也认命,只好继续静待缘分。”
    会否他选女友的条件太苛求呢?
    “这也有可能,不过即使我很想有个女友,也不会降低选女友的条件,这就是我矛盾的地方。”
    丹尼说他常活在矛盾之中。
    “自己性格不适合娱乐圈,但偏偏热爱音乐,怕传言又要作宣传,真是很矛盾啊。”他自嘲道。
    但有多少艺人,情形不是跟他一样呢。

    (本文作者阿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