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04 東周刊523期 星光夢裡人之偏偏喜歡你 迷樣式的引力




  • 2013.09.04 東周刊523期 星光夢裡人之偏偏喜歡你 迷樣式的引力

    撰文吳靜 圖片提供☆星島圖片庫 設計☆吳俊彪

    一首接一首的金曲,把陳百強的事業於八十年代初期推上高峰,雖然其後他跟唱片公司發生爭拗,但轉會後他亦逐步收復失地。
    Danny是一名極具個人特色的藝人,因而得到不少樂迷的支持;不論對時裝、生活,他也特別敏感,所以即使他逝世多年,他生前不少好友也對Danny過人的品味,津津樂道。

    即使天天也在變
    八六年,Danny推出專輯《當我想起你》,成績遜於他之前的作品,其時譚詠麟、張國榮乘勢而起,本地樂壇漸漸變成後兩者雙分天下的局面。
    屋漏兼逢連夜雨,Danny在那一年與於「華納唱片公司」任職的經理人決裂,他繼而轉投其舊屬唱片公司「EMI」與潘迪生合資的「DMI」,「D」代表潘的英文名Dickson。塞翁失馬,Danny轉會後得到更大的自由度,由歌曲創作、唱片形象設計,他也有權參與,因此在「DMI」時期的Danny,獲得更多機會去發揮他的藝術細胞。
    與此同時,他在新唱片公司的作品,如<凝望>、<我的故事>、<煙雨凄迷>等,幫助Danny收復失地,一洗之前的頹風。視演藝事業終生職業的他曾表示:「我希望這份事業不是搵兩、三年錢就滿足,我當唱歌是一門特別的學問,藝術應該要一直演變下去。對我來說,我不想趁自己走紅,搵幾年就退出。我希望日後,就算唱片銷量不高,我仍可唱一些好歌。」
    到八九年,Danny重投「華納」,推出回巢首張專輯《我的所有》,當中的歌曲(一生何求),配合電視劇《義不容情》的威力,橫掃流行榜,同年他還在紅館舉行了十場《量陳百強10周年紀念演唱會,昂然走過低谷。

    有過快樂與心碎
    雖然Danny事業再上高峰,但他多愁善感的性格,令他面對低潮時一度感到迷惘,其時為八八年八月,有消息胡亂指他離世,令Danny相當失落。「那晚我與朋友在跳舞,當時有港聞版記者亦接到消息,我也不知有誰憎恨我。我未可以做到不聞不問的階段,而那段誤傳始終是個壞兆頭的消息。
    「那一刻我心情很壞,又要面對許多朋友的追問,人便有一種失落感。」
    幸好自小信佛的Danny,當時憑着一股信念撐過去,「我相信這是一個大關口,若我過了這關口,我可能會有好的未來,重見天日。
    「在短短的數月內,我面對那些挑戰和問題,能夠有信心再公開露面,任何人也不會影響到我,不過要拍照的話,就必定要在我容光煥發時拍。」
    在友儕眼中,Danny是愛美的,其經理人陳家瑛及譚詠麟不約而同的公開過一段往事,「有一天晚上,Danny駕着他的Benz跑車,遇上交通意外,車毀人無恙,但他一爬出車,並非驗傷勢,而是檢查他身穿那一件Yohji Yamamoto外套有否毀掉,他還說:『這是新一季的設計!』
    於意外現場的譚詠麟還稱:「一般人也會看自己可有受傷,他則檢查外套,可想而知Danny有多愛美,但那一刻我有點啼笑皆非。」

    用我的愛去畫長虹
    愛美的Danny,曾公開表示自己欣賞五位女性,包括朱玲玲、葉葉文、林青霞、張曼玉及鍾楚紅,但他同時表示:「我只是欣賞她們,不會追求她們的。」
    而說到Danny的情史,公開的只有八六年的中日混血女友及90年的意籍女友,他曾剖白自己的愛情觀:「我希望三十八歲結婚,之後有一子一女,湊成一個『好』字,可能到六十歲,我會出家。」
    雖然後來Danny孑然一身,但在他的人生路上,不乏紅顏知己,其中一名為已故的梅艷芳,「我跟Danny一樣為敏感的人,在意別人眼中的自己,有這個共通點,我們才可以成為好朋友。我覺得Danny是圈中少有的『受保護動物』,連我自己也會視保護這個易受傷的朋友為己任。」
    身邊不乏愛的Danny,深感身在福中,惟他承認有心魔,其威力及「來襲」之時,則未可預料。

    資料提供:Sally Wang
    文字錄入:feifei7461